觉得走不出非洲的诺霖想要喝一碗粥

长弧/
低龄垃圾污染物玩家。
养老啃粮等死
垃圾存放地/
激情爬墙舰b中/
无cp洁癖
乙腐都吃我真恶心/
小学生文笔画技/
主站物鲶/后信/长蜂/兼堀/宅胜
冷cp拉郎配热爱

【物鲶】刀剑高中生的同居日常

   /复健千字短文
       /文不对题注意
  /现paro老夫老妻傻白甜日常向
  /ooc有私设有
  / 与生活不符bug有
  /说是高中生其实都过了成人礼!!!可以开车的那种!!!【画重点】
  /不喜点X
  ----------
   1.放学的场合
  鲶尾藤四郎歪歪斜斜挎着书包推开门的时候物吉不在家,辅导书整整齐齐摆在书架上,桌上放着一张四叶草形状的纸条。
  写的是家里没菜了他出去买点。鲶尾瞥到鞋柜上摆着的钱包和手机,半晌无奈地叹口气,抓起物吉丢在家里的东西来不及抛下书包就重新“怦”的一声关了门跑出去。
  结果刚下了楼梯鲶尾差点撞上在楼梯口团团转的物吉,翻了个白眼将钱包手机扔给他。物吉伸手接住才不见了之前的焦急,转而笑眯眯搂住他建议一起去超市。
  毕竟还是上学日,超市里大多是上了年纪的大妈,物吉鲶尾两个青春洋溢的高中生夹在其中毫不在意他人的眼光,双双牵着手讨论今天晚上做什么吃好。
  最终鲶尾提议万能的火锅,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夏天要吃火锅但是物吉还是笑着接受了这一建议。于是两人分头去买蔬菜和肉食。
  鲶尾费力地从大妈堆里挤出来,手里拿着千辛万苦抢到的一盒羊肉卷,松了口气看看推车里的各种肉类,他觉得可以去找物吉会和了。
  然而看到自家恋人的时候鲶尾发现他正在水产区望着一条鲶鱼发呆,看着物吉眼里兴奋的光莫名有些哆嗦。
  “鲶君我想吃鱼——”
  “物吉贞宗你清醒一点我们买不起的!!!”
  物吉在脑内过了一遍剩下的生活费才放弃了这个念头,看起来煞是遗憾,最终握上鲶尾的手拉着他去收银台。
  两人拎着大袋小袋回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鲶尾开火加料,等待煮熟的过程中招呼物吉拿出作业来写。
  然而第一道大题目就难住了鲶尾,他咬着笔头冥思苦想,余光见物吉刷刷刷毫不停顿写了下去,顿时哼了一声瘫在桌上不再动弹。 过了一会他见汤已经翻滚上来,突然兴起起身走到物吉身后,俯下身想吓他一跳,却被突然而来的热烘烘的烟雾扑了满脸。
  “……操啊。”鲶尾揉着被刺激得通红的眼睛狠狠瞪向闪开的物吉,见他人畜无害地笑着顿时在心底暗暗发誓今晚不许他上床。
  这侧物吉下意识躲开了之后看见他眼眶泛红心里有些愧疚,但情人滤镜使得少年忿恨的眼神也带上了一丝奶凶的意味,先前因写不出字而百无聊赖中弄乱了的黑发散漫垂在脸颊旁,他刹那间感觉口渴得厉害。
  “鲶君……”
  “啊?——等一下桥豆麻袋你突然干什么……”
  于是这顿火锅最终没能吃成。
  tbc.
  2.在校的场合
  说起来鲶尾藤四郎是个货真价实的学渣。
  被老师评价为“脑子很聪明就是不肯用功”的那种类型。
  而物吉贞宗刚好相反,每次月考期末考都稳坐段前十宝座,在学生会里还担了个风纪委员的职务——虽然有更多人认为笼手切江更合适然而本人为了梦想推辞了这项职务义无反顾地当上了文艺部部长。
  他们学校管理很宽松,即使高三不到期末也没有太大压迫感,于是常常有小情侣在学习的间隙跑到校内著名的情侣圣地——其实就是一片枫树林——去谈情说爱。
  这一叛逆举动当然要避开学校被称为最喜欢多管闲事的风纪委员,然而出乎意料的小情侣们偷偷摸摸了几个月都没人来抓,终于放松了后的一对躲在树后打啵时迎面遇上了物吉贞宗。
  ……默哀。
  惊吓到极致的小情侣自然而然忽略了后面的黑发少年。鲶尾看着落荒而逃的小情侣耸了耸肩,还未来得及开口便被突然靠近的金发迷了眼,天旋地转间被按在了树上,接着嘴上传来柔软而热烈的触觉,虽然仅仅一瞬便分了开来,但心中强烈的感觉一涌而上,鲶尾捂住脸,耳朵却可疑地通红。
  再看时物吉仍然是一副标准好学生的笑脸,鲶尾忍不住揶揄他:“说好的好学生呢你就这样?老师知道物吉贞宗这孩子都早恋了得气死吧?”
  物吉仍然笑着,回味刚刚的滋味,片刻后拉起鲶尾的手
  tbc.
  3.周末的场合
  白天写作业顺便聊天打屁,晚上做一些年轻人爱做的事。
  ……想什么呢一起打游戏而已。
  鲶尾握着手柄脑子昏昏沉沉几乎要阖了眼皮睡过去,勉强看着屏幕却发现角色已经被旁边的人打到了残血,打了个哈欠干脆倒向身边人。物吉感受到靠在肩膀上毛茸茸的脑袋,放下手柄搂住恋人的腰,顺势把人往自己怀里带。
  少年长发散乱地摊在床单上,浓黑的睫毛带起眼下一片阴影,白皙的皮肤在电子荧光的映衬下几乎透明,仿佛一只睡熟了任人撸的猫。
  资深铲屎官物吉贞宗先生撸了半小时的猫后终于不安于现状,继而开始做出一些更大胆的行为。
  比如做年轻人爱·做·的·事 。
  end.
  
 -----
/求轻打鸭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