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走不出非洲的诺霖想要喝一碗粥

长弧/
低龄垃圾污染物玩家。
养老啃粮等死
垃圾存放地/
激情爬墙舰b中/
无cp洁癖
乙腐都吃我真恶心/
小学生文笔画技/
主站物鲶/后信/长蜂/兼堀/宅胜
冷cp拉郎配热爱

【物鲶】玫瑰与王子与狐狸的睡前故事[下]

/赶在上课码出来了……
/逻辑十分混乱 自己都不知道在写点什么系列
/短的一比 大改预定
/上篇戳空间

-----
       再说便是几月以后的故事了。
  受到审神者偏爱的物吉贞宗在这几个月不断跑远征或出阵,一直在本丸留守的鲶尾有时候甚至一个白天都见不到他一次。
  但十分意外的,每天晚上接近于深夜的时候,因失眠而起来的他都会看见物吉都会站在那棵万叶樱下,半仰着头十分专注地盯着星星。
  ——就像每天准时等待着狐狸的小王子。
  可是鲶尾不是那一只狐狸,他也没耐心被物吉驯服,如果说那只狐狸因为有这么一个「仪式」而幸福的话,这对鲶尾藤四郎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可是物吉仍然是每天看见他时眯起浅金色的眸子笑着与他对话,尽管内容听起来十分像尬聊也仍然没有要放弃的迹象。
  啊啊,真是个固执的小王子呢 。
  
  鲶尾翻了个白眼。
  他想起大阪城灼热的火焰,想起与敌人对峙时无意间碰到的冰凉刀锋,想起在本丸初见主人的情景,这些都比物吉贞宗要来得重要,更值得他铭记在心中。
  他其实有些想不起在丰臣家和德川家的往事,或者说这些是让他刻意用橡皮擦到朦胧,为了给在本丸的美好回忆留下存放的空间。
  物吉贞宗在这所本丸显形得不算早,甚至可以算得上极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的另外两个早早来了的兄弟包括其他振刀剑都高兴不已。
  只有鲶尾藤四郎。
  幸运之刃的到来本该是让整个本丸都高兴的,但不知为何他总是对此心有隔阂,大抵是物吉在他眼前晃悠总会让他想起那一段不太愉快的往事。
  尤其是那一天晚上以后,鲶尾觉得自己在他眼里看到了某种奇怪的情愫。
  他敢在众人面前堂皇地说自己对物吉贞宗那家伙没有任何不一样的想法,但是在私下例如每天深夜相处的时候总归有些不自在。或许是物吉在那天晚上说话时靠的太近,呼吸的热气全喷到脸上让人印象太深刻的缘故。一大清早就清醒着的鲶尾这般想着,拢拢耳旁的碎发,叹了口气。
  
  而后在马当番时,因心不在焉想着某振幸运之刃而手滑将一桶马粪倒在了本丸里跑的最快的小云雀头上。
  然后追着它跑遍了整个本丸。
  悲愤至极的马儿最后嗥叫着冲向那棵看上去最显眼的万叶樱,物吉正在树下蹲着,面前放着一窝子青鸟和它的孩子们。
  “真是乖孩子……啊鲶尾君?”
  一身白衣的小王子看着黑衣的狐狸废了很大气力总算哄住了那一匹闹脾气的马,转过身面对着他。
  太阳很大,狐狸的角度是逆光,往身后光芒万丈偏了一点脸似乎不想让小王子看到脸上的表情以后,
  ——“恭喜你,把我驯服了。”
  不知道为什么脸很红的黑发胁差如此说道。

——---
还是没写出想要的感觉……
顺便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心态很丧
退lof预定
/反正也没人挽留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