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走不出非洲的诺霖想要喝一碗粥

长弧/
低龄垃圾污染物玩家。
养老啃粮等死
垃圾存放地/
激情爬墙舰b中/
无cp洁癖
乙腐都吃我真恶心/
小学生文笔画技/
主站物鲶/后信/长蜂/兼堀/宅胜
冷cp拉郎配热爱

【物鲶】玫瑰与王子与狐狸的睡前故事[上]

/深夜沙雕短文 贺国服物吉极化
/文笔还是小学生注意
/写的时候脑子有点不清醒……。
/我流cp ooc崩坏有
/薙刀鲶描写有  意识流 大概
——
  已经是深夜,本丸的万叶樱在月光的照耀下闪耀着粉色的光辉,鲶尾藤四郎站在树下,借着微弱的光线眯着眼望樱花的蕊。
  “真好的樱花啊。”背后传来一声由衷的赞叹,物吉贞宗眯了眼微微地笑。
  
  鲶尾藤四郎和他不熟。直到今天早上这所本丸才来了第一振物吉贞宗,当时审神者直接哭了出来的糗样他还记得一清二楚,不就是幸运之刃吗,他这般想着。
  ——虽然以前认识,但是看到物吉显形的那一刻,鲶尾感觉自己以前对他的记忆都已经被几百年的时间黏上了薄纱,即使要强行撕开也只会破坏其他。
  ——那就当做完全不记得了吧。他眨眨眼,看了眼旁边完全对物吉陌生的骨喰决定像他一样。
  毕竟他和物吉之间太过复杂,无论是原主还是以前那段已经模糊的记忆中的关系。
  综上所述,鲶尾藤四郎,在百年后与物吉贞宗的第一次相见时,罕见地躲在了审神者背后而没有去搞点事情。
  间接地也导致了今晚的失眠,第一百零一次翻身的时候,鲶尾干脆坐起身来望着窗外他来到这所本丸以前就一直存在着的万叶樱。
  ——去逛一逛吧。
  这个念头促使着他来到树下,而后遇见了物吉贞宗。
  
  “真巧啊,鲶尾君。”
  即使是在这种时候,物吉也仍然是一身白,配合着浅色系的发色眸色,看起来仿佛欧洲某个皇室出身的王子。
  ——还是上有兄长下有弟弟的备受宠爱的那一种。
  这般想着的鲶尾突然想起了一个故事。
  于是他问道:“物吉你听说过‘小王子’吗?” 虽然不熟悉说起话来却意外稔熟。
  “啊……是那个爱上玫瑰花的小王子吗?”物吉坐在了树坑上,歪着头给出一个答案。
  鲶尾顺势也坐在了他旁边。“不……不是……”他垂下了眼,“是那个驯服了狐狸的小王子。”
  物吉沉默了。
  这时候鲶尾想起同在丰臣家的那些日子,回忆被飘落的樱花温柔地撕开那层薄膜,清晰起来。
  
  那是一朵很娇弱的玫瑰。
  那还是一朵很骄傲的玫瑰。
  小王子憧憬着玫瑰,想要保护他。
  玫瑰有四根刺,玫瑰不需要他的保护。
  玫瑰甚至可以保护他。
  玫瑰像灯光一样照耀着小王子,连他睡着的时候都一样。┗1
  后来小王子被带走了,但是他并不担心,因为玫瑰可以保护自己,玫瑰甚至可以打败来袭的老虎。
  ——但是玫瑰抵挡不了炽热的火焰,于是被烈焰吞没的花瓣,变成了漆黑的灰烬,最后无力的呐喊也无人听见。
  
  鲶尾回过神来,发觉旁边的物吉沉默了很久,试着戳了他一下。
  “……鲶尾君?”
  小王子,不,是物吉贞宗似乎被这一举动吓了一跳,浑身都激灵一下。
  他转过头来的时候,眼里似乎带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鲶尾被他的眼神震了一下,下意识回了一句:“嗯?”
   物吉托着下巴看天空,深邃的紫色被明蓝的星星填满,好像其中有一颗上面会有一株青涩敏感却又强大的玫瑰。
  “你很漂亮。”┗2

tbc.
——
/果然只要涉及到历史我就要变成溯行军了……吐魂
/灵感来着物吉极化形象和《小王子》

注:
┗1 摘自小王子 法语音乐剧
La QuÊTe
Elle rayonne en toi comme la flamme d'une lampe
她像灯光似的照耀着你
même quand tu dors
连你睡着的时候都一样

┗2摘自小王子原著(翻译源网络)小王子对狐狸说的话/防止误会就写一下

——
下篇大概也就这几天/咕咕咕
应该还会写一个物吉视角的番外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