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走不出非洲的诺霖想要喝一碗粥

长弧/
低龄垃圾污染物玩家。
养老啃粮等死
垃圾存放地/
激情爬墙舰b中/
无cp洁癖
乙腐都吃我真恶心/
小学生文笔画技/
主站物鲶/后信/长蜂/兼堀/宅胜
冷cp拉郎配热爱

【物鲶】围巾还是秋天的好

/现paro
/重度ooc 人物崩坏表现多
/小学生文笔
/常识错误多
/一句话浦乱
/半夜挖地听歌突然的产物
/慎入
 
  ------
  是秋天。
  落叶是物吉围巾的颜色,并肩走着的鲶尾突然发现了这件事,嗤笑着道物吉你还真是会选。
  相比起来鲶君你更擅长挑选这种事吧。金发的少年笑道,握紧了自己恋人的手。
  鲶尾一边抱怨你握的这么紧干什么我又不会飞走,一边将另一只手覆上物吉有些冰凉的手背,于是物吉也顺势盖上了手。两人四手交叠,他突然笑出了声,说鲶君我觉得现在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可放屁吧你这假装纯良的家伙,”鲶尾捏捏他的脸,强行揪了一个鬼脸。“骨喰都比你傻白甜好吗——?” 深紫的瞳孔映照出面前少年的笑颜,鲶尾觉得自己迟早会被腻死在这种蜜糖的陷阱里,毕竟这家伙这表情就没好事。 第一次看到的时候他直接上来搭讪,而后是摆着一脸这样十分真诚的微笑请求交往,再然后就是现在。
  “说吧,这次喊我出来到底要说什么?”必定是油画要说,连这种样子都摆出来了。
  但即使做好了打算,鲶尾也被物吉说出的他们贞宗一家要搬去国外吓了一跳,在反复问了几遍确定这是真的后,他反扯出一个笑容:不就是异地恋吗——你看我们乱也不是这样吗?人家的浦岛都不知道出去几个年头了,小情侣还是有空就腻歪。
  “鲶君……?”
  “嘛你就不用说了——话说回来物吉你这条围巾,真漂亮啊。”
  “……”
  -------
  “喂——是鲶君吗?”
  “物吉???不是我说你也太心急了吧——明明你后天就回来了啊。”虽然是抱怨的语气,半夜连鞋子都来不及穿就起来接电话的少年的语气却盛满蜜意,抱着电话和那头聊了半个晚上。
  “呐,鲶君。”
  “……?”
  “我现在觉得我对你的思念,要从胸口溢出来了哦。”
  -------
  物吉知道粟田口家发生火灾的时候刚刚下了飞机准备发个消息给好久不见的恋人,看见叮的一声小贞发给他的消息时还有些迷惑,看清楚了字后心跳仿佛停了一拍,随后狂奔向了离机场不远的他所爱的人的家中。
  已经没有人了,火烧后的废墟一片荒凉,寥寥几个邻居讨论着这家发生的事。
  “听说是和这家有仇的找上门来了……啧啧啧,还好那几个孩子都没事……”
  “哪来这么没良心的人……这家平时看上去也没做恶事啊,幸亏几个年龄小的被大的救下了……”
  “就是可怜了拼着自己不要命把弟弟救出来的那几个……”
  物吉觉得自己刚刚因为可以见到恋人满腔的热血全化作了冰块堆积在了脑子里,让他僵硬得不敢继续想下去。
  “请问……是去了哪家医院?”
  气喘吁吁赶到医院之时,物吉只见到了重症监护室中那人一缕由自己不知道细细梳过多少遍的黑发,他几乎直接跪在了地上,连眼泪都掉不下来。
  -------
  听说鲶尾他出院了。
  被自家弟弟警告审美异常的物吉犹豫半天,最终还是围上了那条和秋叶颜色相同的围巾,拎着包无视了旁边一期一振几乎想要杀人的眼神,对表情迷茫的鲶尾笑道初次见面我是物吉贞宗,是你的恋人哦。
  “——恋人??!!!”对着伸过来的手,鲶尾毫不犹豫地打掉而后耸了耸肩,无奈转头对身旁的一期说一期哥你看这家伙怎么回是我喜欢的人呢一定是个骗子……
  “对吧一期哥这个人看似长的纯良可是按照我的直觉来看骨喰都比他要来的傻白甜……唔——!”
  物吉直接亲了上去,继而露出了他招牌式的蜜糖似的笑。
  “那么鲶尾君,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正是秋天,他蜜金的眸子笑的微微眯起,耀眼得让感觉自己和他不熟的鲶尾移不开眼,用手接住一片落叶,他心中忽然有了悸动。
  “你这家伙还真是会选啊。”围巾的颜色。
  -------end.
  /这对真好呜呜呜呜我写不出他们半点的甜
  /每次发出去都感觉自己在拉低tag水平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