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走不出非洲的诺霖想要喝一碗粥

长弧/
低龄垃圾污染物玩家。
养老啃粮等死
垃圾存放地/
激情爬墙舰b中/
无cp洁癖
乙腐都吃我真恶心/
小学生文笔画技/
主站物鲶/后信/长蜂/兼堀/宅胜
冷cp拉郎配热爱

不 我秃了
开学哭泣

【视频推荐】
真的很好看啊呜呜呜胁差组的粮
mmd和手书都特别——好看
那个鲶尾撩死我了呜呜呜
笼手切青江堀川物吉虎弟骨喰也都特别好!!!
质量真的高但是不火/只有1k+播放
b站可以看的!
av号和视频消息在最后1p

【物鲶】刀剑高中生的同居日常

   /复健千字短文
       /文不对题注意
  /现paro老夫老妻傻白甜日常向
  /ooc有私设有
  / 与生活不符bug有
  /说是高中生其实都过了成人礼!!!可以开车的那种!!!【画重点】
  /不喜点X
  ----------
   1.放学的场合
  鲶尾藤四郎歪歪斜斜挎着书包推开门的时候物吉不在家,辅导书整整齐齐摆在书架上,桌上放着一张四叶草形状的纸条。
  写的是家里没菜了他出去买点。鲶尾瞥到鞋柜上摆着的钱包和手机,半晌无奈地叹口气,抓起物吉丢在家里的东西来不及抛下书包就重新“怦”的一声关了门跑出去。
  结果刚下了楼梯鲶尾差点撞上在楼梯口团团转的物吉,翻了个白眼将钱包手机扔给他。物吉伸手接住才不见了之前的焦急,转而笑眯眯搂住他建议一起去超市。
  毕竟还是上学日,超市里大多是上了年纪的大妈,物吉鲶尾两个青春洋溢的高中生夹在其中毫不在意他人的眼光,双双牵着手讨论今天晚上做什么吃好。
  最终鲶尾提议万能的火锅,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夏天要吃火锅但是物吉还是笑着接受了这一建议。于是两人分头去买蔬菜和肉食。
  鲶尾费力地从大妈堆里挤出来,手里拿着千辛万苦抢到的一盒羊肉卷,松了口气看看推车里的各种肉类,他觉得可以去找物吉会和了。
  然而看到自家恋人的时候鲶尾发现他正在水产区望着一条鲶鱼发呆,看着物吉眼里兴奋的光莫名有些哆嗦。
  “鲶君我想吃鱼——”
  “物吉贞宗你清醒一点我们买不起的!!!”
  物吉在脑内过了一遍剩下的生活费才放弃了这个念头,看起来煞是遗憾,最终握上鲶尾的手拉着他去收银台。
  两人拎着大袋小袋回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鲶尾开火加料,等待煮熟的过程中招呼物吉拿出作业来写。
  然而第一道大题目就难住了鲶尾,他咬着笔头冥思苦想,余光见物吉刷刷刷毫不停顿写了下去,顿时哼了一声瘫在桌上不再动弹。 过了一会他见汤已经翻滚上来,突然兴起起身走到物吉身后,俯下身想吓他一跳,却被突然而来的热烘烘的烟雾扑了满脸。
  “……操啊。”鲶尾揉着被刺激得通红的眼睛狠狠瞪向闪开的物吉,见他人畜无害地笑着顿时在心底暗暗发誓今晚不许他上床。
  这侧物吉下意识躲开了之后看见他眼眶泛红心里有些愧疚,但情人滤镜使得少年忿恨的眼神也带上了一丝奶凶的意味,先前因写不出字而百无聊赖中弄乱了的黑发散漫垂在脸颊旁,他刹那间感觉口渴得厉害。
  “鲶君……”
  “啊?——等一下桥豆麻袋你突然干什么……”
  于是这顿火锅最终没能吃成。
  tbc.
  2.在校的场合
  说起来鲶尾藤四郎是个货真价实的学渣。
  被老师评价为“脑子很聪明就是不肯用功”的那种类型。
  而物吉贞宗刚好相反,每次月考期末考都稳坐段前十宝座,在学生会里还担了个风纪委员的职务——虽然有更多人认为笼手切江更合适然而本人为了梦想推辞了这项职务义无反顾地当上了文艺部部长。
  他们学校管理很宽松,即使高三不到期末也没有太大压迫感,于是常常有小情侣在学习的间隙跑到校内著名的情侣圣地——其实就是一片枫树林——去谈情说爱。
  这一叛逆举动当然要避开学校被称为最喜欢多管闲事的风纪委员,然而出乎意料的小情侣们偷偷摸摸了几个月都没人来抓,终于放松了后的一对躲在树后打啵时迎面遇上了物吉贞宗。
  ……默哀。
  惊吓到极致的小情侣自然而然忽略了后面的黑发少年。鲶尾看着落荒而逃的小情侣耸了耸肩,还未来得及开口便被突然靠近的金发迷了眼,天旋地转间被按在了树上,接着嘴上传来柔软而热烈的触觉,虽然仅仅一瞬便分了开来,但心中强烈的感觉一涌而上,鲶尾捂住脸,耳朵却可疑地通红。
  再看时物吉仍然是一副标准好学生的笑脸,鲶尾忍不住揶揄他:“说好的好学生呢你就这样?老师知道物吉贞宗这孩子都早恋了得气死吧?”
  物吉仍然笑着,回味刚刚的滋味,片刻后拉起鲶尾的手
  tbc.
  3.周末的场合
  白天写作业顺便聊天打屁,晚上做一些年轻人爱做的事。
  ……想什么呢一起打游戏而已。
  鲶尾握着手柄脑子昏昏沉沉几乎要阖了眼皮睡过去,勉强看着屏幕却发现角色已经被旁边的人打到了残血,打了个哈欠干脆倒向身边人。物吉感受到靠在肩膀上毛茸茸的脑袋,放下手柄搂住恋人的腰,顺势把人往自己怀里带。
  少年长发散乱地摊在床单上,浓黑的睫毛带起眼下一片阴影,白皙的皮肤在电子荧光的映衬下几乎透明,仿佛一只睡熟了任人撸的猫。
  资深铲屎官物吉贞宗先生撸了半小时的猫后终于不安于现状,继而开始做出一些更大胆的行为。
  比如做年轻人爱·做·的·事 。
  end.
  
 -----
/求轻打鸭

 
  
  

谨以p3纪念我已经不再动其实才画了两次的板子

今天也在咸鱼的诺霖掉粉了吗
掉了
等会屯点崽子的粮

破群真好

_鸦飞:

这是一条新鲜的群宣,欢迎各位婶婶

我声明我永远喜爱刀剑乱舞这款硬核动作类游戏

小王子回来了!!!
呜呜呜今天考的不好的心一下子被治愈了
/如果你能让我蒙对所有题目我会更爱你的
p4数值p5我流cp的皮一下
快乐

【物鲶】玫瑰与王子与狐狸的睡前故事[下]

/赶在上课码出来了……
/逻辑十分混乱 自己都不知道在写点什么系列
/短的一比 大改预定
/上篇戳空间

-----
       再说便是几月以后的故事了。
  受到审神者偏爱的物吉贞宗在这几个月不断跑远征或出阵,一直在本丸留守的鲶尾有时候甚至一个白天都见不到他一次。
  但十分意外的,每天晚上接近于深夜的时候,因失眠而起来的他都会看见物吉都会站在那棵万叶樱下,半仰着头十分专注地盯着星星。
  ——就像每天准时等待着狐狸的小王子。
  可是鲶尾不是那一只狐狸,他也没耐心被物吉驯服,如果说那只狐狸因为有这么一个「仪式」而幸福的话,这对鲶尾藤四郎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可是物吉仍然是每天看见他时眯起浅金色的眸子笑着与他对话,尽管内容听起来十分像尬聊也仍然没有要放弃的迹象。
  啊啊,真是个固执的小王子呢 。
  
  鲶尾翻了个白眼。
  他想起大阪城灼热的火焰,想起与敌人对峙时无意间碰到的冰凉刀锋,想起在本丸初见主人的情景,这些都比物吉贞宗要来得重要,更值得他铭记在心中。
  他其实有些想不起在丰臣家和德川家的往事,或者说这些是让他刻意用橡皮擦到朦胧,为了给在本丸的美好回忆留下存放的空间。
  物吉贞宗在这所本丸显形得不算早,甚至可以算得上极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的另外两个早早来了的兄弟包括其他振刀剑都高兴不已。
  只有鲶尾藤四郎。
  幸运之刃的到来本该是让整个本丸都高兴的,但不知为何他总是对此心有隔阂,大抵是物吉在他眼前晃悠总会让他想起那一段不太愉快的往事。
  尤其是那一天晚上以后,鲶尾觉得自己在他眼里看到了某种奇怪的情愫。
  他敢在众人面前堂皇地说自己对物吉贞宗那家伙没有任何不一样的想法,但是在私下例如每天深夜相处的时候总归有些不自在。或许是物吉在那天晚上说话时靠的太近,呼吸的热气全喷到脸上让人印象太深刻的缘故。一大清早就清醒着的鲶尾这般想着,拢拢耳旁的碎发,叹了口气。
  
  而后在马当番时,因心不在焉想着某振幸运之刃而手滑将一桶马粪倒在了本丸里跑的最快的小云雀头上。
  然后追着它跑遍了整个本丸。
  悲愤至极的马儿最后嗥叫着冲向那棵看上去最显眼的万叶樱,物吉正在树下蹲着,面前放着一窝子青鸟和它的孩子们。
  “真是乖孩子……啊鲶尾君?”
  一身白衣的小王子看着黑衣的狐狸废了很大气力总算哄住了那一匹闹脾气的马,转过身面对着他。
  太阳很大,狐狸的角度是逆光,往身后光芒万丈偏了一点脸似乎不想让小王子看到脸上的表情以后,
  ——“恭喜你,把我驯服了。”
  不知道为什么脸很红的黑发胁差如此说道。

——---
还是没写出想要的感觉……
顺便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心态很丧
退lof预定
/反正也没人挽留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物鲶】玫瑰与王子与狐狸的睡前故事[上]

/深夜沙雕短文 贺国服物吉极化
/文笔还是小学生注意
/写的时候脑子有点不清醒……。
/我流cp ooc崩坏有
/薙刀鲶描写有  意识流 大概
——
  已经是深夜,本丸的万叶樱在月光的照耀下闪耀着粉色的光辉,鲶尾藤四郎站在树下,借着微弱的光线眯着眼望樱花的蕊。
  “真好的樱花啊。”背后传来一声由衷的赞叹,物吉贞宗眯了眼微微地笑。
  
  鲶尾藤四郎和他不熟。直到今天早上这所本丸才来了第一振物吉贞宗,当时审神者直接哭了出来的糗样他还记得一清二楚,不就是幸运之刃吗,他这般想着。
  ——虽然以前认识,但是看到物吉显形的那一刻,鲶尾感觉自己以前对他的记忆都已经被几百年的时间黏上了薄纱,即使要强行撕开也只会破坏其他。
  ——那就当做完全不记得了吧。他眨眨眼,看了眼旁边完全对物吉陌生的骨喰决定像他一样。
  毕竟他和物吉之间太过复杂,无论是原主还是以前那段已经模糊的记忆中的关系。
  综上所述,鲶尾藤四郎,在百年后与物吉贞宗的第一次相见时,罕见地躲在了审神者背后而没有去搞点事情。
  间接地也导致了今晚的失眠,第一百零一次翻身的时候,鲶尾干脆坐起身来望着窗外他来到这所本丸以前就一直存在着的万叶樱。
  ——去逛一逛吧。
  这个念头促使着他来到树下,而后遇见了物吉贞宗。
  
  “真巧啊,鲶尾君。”
  即使是在这种时候,物吉也仍然是一身白,配合着浅色系的发色眸色,看起来仿佛欧洲某个皇室出身的王子。
  ——还是上有兄长下有弟弟的备受宠爱的那一种。
  这般想着的鲶尾突然想起了一个故事。
  于是他问道:“物吉你听说过‘小王子’吗?” 虽然不熟悉说起话来却意外稔熟。
  “啊……是那个爱上玫瑰花的小王子吗?”物吉坐在了树坑上,歪着头给出一个答案。
  鲶尾顺势也坐在了他旁边。“不……不是……”他垂下了眼,“是那个驯服了狐狸的小王子。”
  物吉沉默了。
  这时候鲶尾想起同在丰臣家的那些日子,回忆被飘落的樱花温柔地撕开那层薄膜,清晰起来。
  
  那是一朵很娇弱的玫瑰。
  那还是一朵很骄傲的玫瑰。
  小王子憧憬着玫瑰,想要保护他。
  玫瑰有四根刺,玫瑰不需要他的保护。
  玫瑰甚至可以保护他。
  玫瑰像灯光一样照耀着小王子,连他睡着的时候都一样。┗1
  后来小王子被带走了,但是他并不担心,因为玫瑰可以保护自己,玫瑰甚至可以打败来袭的老虎。
  ——但是玫瑰抵挡不了炽热的火焰,于是被烈焰吞没的花瓣,变成了漆黑的灰烬,最后无力的呐喊也无人听见。
  
  鲶尾回过神来,发觉旁边的物吉沉默了很久,试着戳了他一下。
  “……鲶尾君?”
  小王子,不,是物吉贞宗似乎被这一举动吓了一跳,浑身都激灵一下。
  他转过头来的时候,眼里似乎带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鲶尾被他的眼神震了一下,下意识回了一句:“嗯?”
   物吉托着下巴看天空,深邃的紫色被明蓝的星星填满,好像其中有一颗上面会有一株青涩敏感却又强大的玫瑰。
  “你很漂亮。”┗2

tbc.
——
/果然只要涉及到历史我就要变成溯行军了……吐魂
/灵感来着物吉极化形象和《小王子》

注:
┗1 摘自小王子 法语音乐剧
La QuÊTe
Elle rayonne en toi comme la flamme d'une lampe
她像灯光似的照耀着你
même quand tu dors
连你睡着的时候都一样

┗2摘自小王子原著(翻译源网络)小王子对狐狸说的话/防止误会就写一下

——
下篇大概也就这几天/咕咕咕
应该还会写一个物吉视角的番外